[極短篇創作] 格瑞芬之翼(3)

Posted on Posted in 格瑞芬之翼

「什麼麼麼麼麼….!爸爸是…在雞窩長大的?所以我的爺爺奶奶也是雞嗎?」肯張大嘴巴,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。肯過去出外遊玩時曾經看過雞,甚至把捉弄牠們當作遊戲。

凱說:「你的爺爺奶奶在你爸爸還是孩子時就不見蹤影了,格瑞芬它…過去幼年的確是母雞與公雞養大的,直到有一天…」

每當凱回想起格瑞芬這個忘年之交,身為格瑞芬一身唯一的摯友,知道這段過去對牠到底有多沉重,凱也是唯一一位知道牠過去的人。

 

 

 

母雞的本能是照顧好幼雞,當牠在這個不尋常的早晨醒來時發現一顆陌生的蛋,令牠非常驚奇,「也許是上天要我照顧這個陌生的孩子吧!」牠想,公雞不置可否。但是卻沒想到這樣的同情心與愛心,卻是讓格瑞芬的幼年過得極為痛苦而且生不如死的原因。

在格瑞芬還是兩個月大時,牠被當成一般的小雞養大,用雞的方式生長與生活,牠自己也尚未意識到與別的同儕的不同,直到牠越來越大,身形與同儕越差越多,開始讓牠受盡同儕嘲笑與歧視。

母雞並未放棄這個特別的孩子,也不覺得格瑞芬與牠的孩子們有何不同,一樣的付出關愛。

 

 

在某個炎熱的午後,農舍來了一位特別的客人…。

鷹眼降落在農舍屋頂上,輕輕地掃弄著羽毛,冷眼看著一旁雞群正啄著格瑞芬剛長出來的鷹羽毛。

「哈哈哈醜八怪!」小雞們今天一樣興奮的欺負格瑞芬,格瑞芬也一樣的試圖暴躁回擊即使牠無力反抗。

「ㄟㄟㄟ!你們看!那隻鷹在看我們耶!」雞群終於發現鷹眼了,瞬間靜了下來。

「而且牠長得跟醜八怪好像喔…!」雞群來回著比對這兩個人。

鷹眼也看到了格瑞芬了,牠慢慢整理好羽毛,打開翅膀,準備俯衝向下…。這個舉動嚇到了雞群,讓牠們一轟而散。

 

格瑞芬直勾勾盯著鷹眼顫抖著說「你是誰..。」

鷹眼:「我是鷹眼。看來你從來沒見過其他老鷹。」

格瑞芬:「你為何來到這裡..。」

鷹眼:「休息。我就要走了。」鷹眼的眼神依舊冰冷。

格瑞芬對這個客人感到十分不解,而且隱約覺得彼此似乎有某些相似之處,卻又說不上來。

鷹眼看格瑞芬沒說話,準備打開翅膀起飛時,又回頭說了句話。

鷹眼:「小子,我勸你早點學會自己飛。」說完,牠就飛離了。

 

格瑞芬這是有生第一次看見會飛的猛禽,在所有雞群之中「飛行」頂多是拍拍翅膀飛個兩三步距離。現在牠被鷹眼翱翔天際的英姿給驚呆了,內心有種非常難以言喻的感受不停地湧上心頭。

格瑞芬的開始思緒很混亂,內心有種巨大的衝突感,似乎有兩股力量在拉扯交戰。

「我好像跟其他雞一直合不來。」

「那些雞一直說我長得跟他們不一樣…很醜。」

「現在鷹眼的意思是我可以跟牠一樣在天空飛行?」

「所以….我有可能不是『雞』?」

「如果我不是雞, 那…我是誰?」

「如果我不是雞,媽媽為什麼一直照顧我? 難道牠也不知道我是誰..?」

 

格瑞芬當下覺得自己快瘋了,但是牠還是得一個人面對現實。當晚牠一樣回到雞舍,猶豫著這些問題該不該對媽媽開口。母雞卻並未發現這些,跟平常一樣照顧格瑞芬,彷彿一切都正常..。

 

「媽媽 ,我是雞嗎?」「你當然是啊!不要胡思亂想 ,寶貝。」這是牠鼓起勇氣問得到的答案。

 

「難道我一直被蒙在鼓裡嗎?」「真相到底是什麼?」

接下來的幾天裡,格瑞芬開始有很想逃離這裡的衝動,這些問題似乎一直在瘋狂啃食牠的耐心與信心,牠無論如何都要弄清楚答案。也許離開這裡牠還有機會遇見鷹眼,讓牠告訴自己關於真相。

格瑞芬知道,如果牠真的會飛,那麼牠就是「鷹」,再也不是媽媽謊言下的犧牲品…。

這些日子以來, 從那些「同儕朋友」與父母得到的答案, 是牠們根本不會像老鷹一樣飛 ,也根本不需要飛。

現在格瑞芬內心已種下飛行的種子,很渴望能靠自己飛,一方面也是鷹的飛行本能在召喚牠。

飛行也將是劃分真相與謊言的開始。

但是…對飛行的本能與對親情依戀的巨大衝突,在格瑞芬幼年成長的過程中,這股互相拉扯的力量,讓牠根本不知道到底該前進或後退。直到選擇的時刻來臨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