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奇幻武俠]地獄賭俠 (序)

Posted on Posted in [武俠]地獄賭俠

牌桌上,一名穿金戴銀的闊氣胖子用臃腫肥大的手把玩手中銀兩。對桌坐的是一名八字眉苦臉道士。桌另兩旁,則是兩個站著筆直的兇神惡煞漢子。道士此時揪眉不展,上下家等得不耐,連連催促。他給兩旁人一催頗為不耐。突然,右手一揚,禿地一聲,牌子狠命落下,並大大舒了口氣…。

「恩?這牌倒好」
胖子摸了摸翹鬍,瞇著眼揪了道士一下。見道士神色自若 ,嘿地一笑,摸走了那道士打的牌,整牌一翻 。喊了聲:「我胡啦!」
道士斗地一愣,臉垮了一半 ,連連搖頭。最後長聲嘆道︰是我輸了…是我輸了…

「哈哈!!認輸就好!給錢給錢!」雙手連連搖著伸向道士,滿臉堆著骯髒笑意。
此景一邊胖子眉開眼笑,一邊道士苦臉衰相,形成無比強烈的對比,真是一家歡樂一家愁啊…。

這貧道平時窮酸得很,但天性好賭,碰上了這嗜錢如命胖子等於是碰上瘟神。
道士眉頭緊揪的拿起毛筆寫著,百般不情願的寫完一張五百銀兩的欠款票子給胖子。

「葉先道長…這樣一來,你欠的銀子,何時還啊?」胖子斜著眼,下巴翹得老高,揚頭瞧著道士。

「我既輸了這場賭局,該給的絕不會少!!你可在下月十日子時差人前來道觀尋我,我必親自奉上!!」

「哼哼!這就好!到時可別耍賴…否則可要你們道觀好看了!」胖子雙手充滿威脅性的點了點兩旁的惡漢。

「黃大人…我葉某向來說話算話!」這道士雖然沒啥銀子仍嘴硬著,腦袋此時想著到時要提前遠走高飛。

「哼哼哼!!你最好說話算話,否則…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要銀子的!」胖子的眼睛銳利的很,老早就算到他想溜之大吉。

道士苦著臉起身離去,胖子瞇著眼望著道士身影,心想︰「他娘的!又大賺了筆! 痛快痛快!」

「可惜啊…要是當年,沒輸給那個混帳小賊與痛失異寶,今日可贏得更痛快了!…」
胖子喚了下人來扶,挺著肥大的身子又去尋賭友了…。

這闊氣胖子,正是席捲整個大江南北賭局的朝廷大官黃肇。天生逢人就賭,且賭運堅強極少失手,位高權重,是當今皇上的左右手。人又愛稱黃十三,常令對賭的人家破人亡、妻離子散。

此時時局早已從前朝富庶基業,盛極變衰。從黃十三當年成為皇上跟前紅人起,百姓逐漸縮衣節食,四處不時傳出饑荒災情。
從商,懂商道的,越來越富,苦幹實幹的黎民百姓則越來越貧。從前朝廷禁止賭局的法令,似乎也因為自當政的黃十三起,逐漸盛行賭,且人不賭不痛快。

江湖之間倒也出了不少奇人異事,看不慣官場腐敗,越發自力崛起,人人想藉亂出頭。

總之,這是個紛亂的時代。
也是,是非難分的時代。

這時也極盛行一種賭局,人稱十三摸。人人熱此不疲,據聞是黃十三的父親所發明的。當年他父每夜夢中與周公下棋下到有天
周公說︰「我玩膩了棋.… 我們來玩另個玩意兒吧!」
「什麼別的玩意兒??說來聽聽。」

周公拿了個陌生寶盒,喜孜孜的打了開來,「瞧!這叫十三摸!摸的好可發得大財呢!」說罷教了十三父玩法。

隔天早上十三父手裡正捧著寶盒醒了過來,想來是周公要他將此玩意發揚光大…當天晚上,就教了還小的黃十三怎麼玩,從此令他終身愛賭。

這怎麼個玩法呢?牌子有幾種︰筒子 、花、 萬子 、條子、字花、還有周公周母肖像王牌…,共一百四十六張牌。四人圍在一桌上,分上下對家跟自己。
每人拿牌湊牌,得想法子將牌湊齊成十三張,就得大喊:「她娘的我老周胡啦!」此時萬一忘了喊,可要賠各家不少銀子低…。

不只官場愛玩愛賭,百姓也愛玩愛賭。
不過百姓要玩,得到賭場去,若是給官抓到私下開局聚賭,可要挨板子住牢房。

江湖也密傳,當年周公傳了黃父寶牌一盒,而後黃父大量生產製造流傳民間,因此發大財成爆富商。同時也再傳寶劍「古月胡」
這古月胡全劍漆黑,黑的發亮。這劍據說極為厲害,若在打牌時配在身上,逢賭必胡,屢適不爽。但持劍者心術不正,只想令對手輸到脫褲,可會反受其害,自己會莫名其妙輸到脫褲子。

這兩件寶物彼此就似乎存在著相生相剋的秘密,一為陰一為陽,互相克制也互相存在著。

自黃十三成年後某年一場賭局,與江湖大稻汴三對賭,不甚將寶劍古月胡給他盜了,就此古月胡下落不明,人人嘆息,也人人想得到它,拼命想尋它下落。自這賭局後汴三也成為朝廷通緝要犯而下落不明。

皇城之內,上至皇上,下到百姓,無一不感染這瘋狂賭性。猶如傳染病一般,紛紛讓人們失去本性。有的賭的樂不可支,有的賭的傾家蕩產 ,也有的害怕輸的光屁股,自家嚴令不許賭,否則趕出家門,終生不再相見。

不曉得,這兩樣寶,帶給這世間,究竟是福?是禍?
公道自在人心,天意不可預測…。

One thought on “[奇幻武俠]地獄賭俠 (序)

發表迴響